• 長揚科技新聞
  • 長揚科技副總裁宋杰:落地新基建,沿“雙S路徑”助企業降本增效

    2020.10.26

    2020年9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對“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做出重要指示,要求“把加強頂層設計和堅持問計于民統一起來”。眼下,隨著新發展理念不斷滲透進“十四五”時期發展的全過程和各領域,各行業領域均展開了新形勢、新時期下的新一輪思考。


    為更好助力石油石化企業數字化轉型、智能化發展戰略實施切實推進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數字新技術與石油石化行業深度融合,全面提升企業網絡安全管理水平。


    近日,由中國石油學會、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信息管理部、中國石油化工集團部主辦的“2020中國石油石化企業信息技術交流大會暨數字化轉型智能化發展高峰論壇”在北京市召開。


    長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副總裁宋杰在論壇上發布題為“落地新基建構建能源企業,智能工業安全大腦助力降本增效”的主題演講。



    運籌帷幄,新思路樹立必決心


    工業互聯網是國內外先進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內容和關鍵載體,是“中國制造2025”、“互聯網+協同制造”戰略布局的重要內容。過去六年,在政策驅動、技術支撐、客戶需求等強有力的直接因素強力推動下,工業互聯網的形成以與發展脈絡逐漸清晰。


    新基建的背景下,工業互聯網更是成為擺在所有行業及企業面前的“必由之路”。


    “二次能源的變革重塑形成新的平臺化商業模式,新的經濟發展形勢下,如何通過變速整合在石油石化行業最終落地?”宋杰提出,想要回答這一問題還需要通過底層的工業互聯網技術,將人、機、料、法、環進行巧妙有機地結合后,點對點地實現效用的最大化。


    其中,始終順延Security+Safety的“雙S路徑”是關鍵所在。


    “新基建”則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導,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數據為中心,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求,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系。工業互聯網可以與其他新基建要素融合,為新技術的整體突破、協同創新、融合應用帶來新的發展機遇。這樣的特殊性與重要性也就決定了工業互聯網成為新基建的“關鍵樞紐”。



    另一邊,隨著技術創新,傳統的能源生產和供應技術也將進一步發展,能源新基建也會帶動能源和數字化的深入結合,構建需求側的綜合能源服務體系,形成數字能源的基礎。


    恰逢不久前,工業和信息化部、應急管理部印發的《“工業互聯網+安全生產”行動計劃(2021-2023年)》,提出到2023年底,工業互聯網與安全生產協同推進發展格局基本形成,工業企業本質安全水平明顯增強。


    “這便是將Security與Safety兩件事結合起來,融為一體了。”宋杰表示,工控安全與生產安全從不應該被視作相互獨立的單點,相反,它們的具體內涵與潛在要求就決定了其并行共生的邏輯特點,二者共同構成了生產過程中的關鍵環節。


    秣馬厲兵,新技術驅動安全革命


    沿時間脈絡進行梳理,在工業互聯網產業體系基本形成后,進一步剖析可得到判斷:網絡是基礎,平臺是核心,安全是保障。


    2014年2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標志我國進入了全面防護網絡空間安全的戰略時期。


    2016年11月,《工業控制系統信息安全防護指南》發布,為提升我國工業控制系統信息安全防護水平指明目標和方向。


    2017年6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發布,我國網絡安全立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2017年12月,《工業控制系統信息安全行動計劃(2018-2020年)》發布, 明確了未來三年重點提升工控安全態勢感知、安全防護和應急處置能力,建立多級聯防聯動工作機制。


    2018年3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搖身轉化為中國共產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進一步體現了網絡安全的重要性。


    2019年12月,“等保2.0”發布。


    2020年7月,《貫徹落實網絡安全等級保護制度和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保護制度的指導意見》發布。


    “等保2.0是基礎,‘關保’是在滿足等保要求的基礎上在從技術、管理、流程、范圍等方面加強。”在宋杰看來,兩者均要求“對工業控制系統進行重點防護,建立全面的安全綜合防護體系,因此,更高要求的提出也對原始的安全防控體系帶來極大的挑戰。


    “傳統安全產品不能解決工業網絡安全問題。”宋杰觀察到,工業互聯網安全威脅源于OT+IT綜合的安全漏洞與風險,具體包括:

    可用性和機密性的矛盾
    工業控制系統“可用性”第一,延時敏感;而IT信息系統以“機密性”第一,延時不敏感。從而要求工控安全產品的軟硬件重新設計,例如:系統fail-to-open;從軟硬件架構上保證低時延。


    升級和兼容性的矛盾
    工業控制系統不能接受頻繁的升級更新操作,從而依賴龐大特征庫的黑名單防護方式的安全產品(例如殺毒軟件,IDS/IPS)不適用。


    工業協議的識別解析
    工業控制系統基于工業控制協議(例如OPC、Modbus、DNP3、Siemens S7),傳統安全產品只支持IT通信協議(例如HTTP、FTP),不支持工業控制協議。


    工業級硬件要求
    工業控制系統的工業現場環境惡劣(如室外零下幾十度的低溫、潮濕),按照工業現場環境的要求專門設計硬件,做到全密閉、無風扇,支持﹣40℃~70℃等。


    毋庸置疑,工業互聯網安全已然成為推進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的重要前提和保障。


    “‘安全’如同基石般,發揮著奠定與托舉的決定性作用。”宋杰表示,在合規性的前提下,做工業互聯網要實現所有生產要素的打通,打造一個多層次立體化的結構,這是一個系統化的工程。



    腳踏實地,新認知縱深防御能力


    面對工業互聯網安全領域中存在的各種風險,企業面臨“成本投入、安全效果、如何實施”的問題,需要找到其中的平衡點和行業最佳實踐。


    缺乏安全人才如何定位分析處置?


    針對法律法規與監管部門要求如何快速合規?


    跨界的工業安全與辦公網信息安全如何協同規劃?


    不斷的內部脆弱性、外部威脅如何能實時監測感知,快速適應?


    “我們的企業客戶想要解決這些問題,首先就要進行一系列的系統規劃。在這一過程中,無論是技術手段的調整還是管理模式的挑戰,都成為其難以跨越的攔路石。”宋杰強調,工業互聯網安全保障包含多個層次內容。


    “這并非是一個產品組合,或是大量堆砌起來的安全設備,而是一套綜合性、立體化的安全保障體系架構。”


    “石油石化行業的最顯著問題在于技術水平。”宋杰指出,對標世界上的一些優秀企業,國內的絕大多數企業的差距都是巨大的。因此在遭受到戰爭、疫情等外部沖擊時,便會產生斷崖性的下跌和重創,而這一切其實都是由長期存在的缺失與不足造成的。


    “舉例來說,過去在油田上隨處可見大量的巡檢人員,可結果卻是,非但跑冒滴漏的現象沒有得到絲毫緩解,高成本的人工投入也拖垮了一大批企業。”宋杰表示,對比來看,如今廣泛推廣開來的視頻AI監控就有效地實現降本增效,徹頭徹尾地改變了原來的生產模式。




    “此外,必須要認識到,今天我們國家的經濟增長與一次能源的使用是正相關的,但也是不可持續的。”宋杰觀察到,能源結構的調整變化將更多地向綠色能源、清潔能源上去靠攏。而這種轉變實際上要依托的,正是最新的信息技術。


    站在國家的視角審視,現存的石油石化結構也是存在很大問題的。“只有將低附加值的煉油工藝,更多地向高附加值的精細化工轉換,才能從根本上扭轉劣勢處境。”


    由此便可以得出判斷,新基建背景下石油石化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其本質的目標,就是把人、機、料、法、環這五大要素充分的有效的結合起來,使得企業能夠在這個大勢當中去實現降本增效,最終實現企業整體目標以及造福于國家人民的終極使命。


    三位一體,新賽道再造智慧大腦


    提及未來的工業互聯網,似乎所有人都在講共享、中臺等概念,實際上它只不過是“新瓶裝舊酒”,將原先的中間件重新包裝推出。


    三年的時間里,長揚科技看清了行業的趨勢,聽到了客戶的召喚,進而打造出“工業互聯網安全監測與態勢感知,睿腦視覺AI安全分析云,工控安全防護管理”三大平臺產品體系,并在各行業場景中協助企業進行安全技術、安全管理以及安全能力的升級。


    “這三大體系是集‘監管控’于一體的,是一個有機、動態的結合體。”宋杰表示,平臺化的有機整合后,便能打造出一個貼合客戶生產環境的safety和security兩大核心要素的“三位一體”智能工業安全大腦。


    其中,安全技術的升級最直觀地體現在采集發現及時性以及安全防護的完備性;安全管理的升級則體現在威脅檢測的快速性以及預測分析的專業性;安全能力的升級則體現在態勢感知的協同性,應急指揮的全局性以及閉環處置的周期性。


    據了解,長揚科技能夠提供給企業客戶咨詢(集團級)、培訓、評估、設計、等保建設、安全運營(集團級)六大專業安全服務,予對方全過程專業安全能力保障。


    “工控安全就是IT、OT、CT的結合體,長揚科技在其中最突出的核心能力便是基于工業場景的協議。”宋杰表示,長揚科技已經在石油化工行業積累了豐富的案例經驗,通過深入石化行業全場景,已經為全國多家客戶提供工控安全產品及服務。


    原來,長揚科技長期專注工業協議和工控漏洞庫,并支持國家漏洞庫報送,工控漏洞庫維護著數千個工控漏洞及工控漏洞利用代碼和掃描指紋,近千種各工控設備廠商產品信息;涵蓋DCS設備、PLC設備、VxWorks系統、知名上位機軟件(如WinCC)等;工控威脅情報庫、安全事件知識庫數量20W+條;研發了工業設備資產掃描工具,維護著超過數百種工控固件/軟件版本識別指紋。


    不僅如此,作為工業控制系統信息安全產業聯盟(ICSISIA)、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AII)、中國網絡安全產業聯盟(CCIA)等多個國家級行業監管機構的參與聯盟,長揚科技也能夠更快速、更全面、更深入地獲取到行業內外的“風吹草動”,引領行業整體迅速相應整改,緊跟新時期的發展步伐。


    排兵布陣,新模式助力生態成形踏實地


    “從十二五、十三五,再到今天的十四五,我見證了能源行業的跌宕起伏,起承轉合。”宋杰回憶道,在七年的行業變革發展中,智能油田,智慧煉化,智慧工廠等概念在今天的密集化提出是有巨大沖擊力的。


    “此次會議的現場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無人化’。”宋杰緊接著說,接下來長達幾十年的演進更替中,全行業將完成由智能化到無人化的顛覆性邁進,這對包含在長揚科技在內的創新性企業來說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機遇,但對于原有模式體制中的員工或許是一個巨大的危機。


    未來,所有為企業客戶提供工控建設與安全維護的企業都將構成一個龐大的生態圈,長揚科技只是其中的一個落腳點和加油站,整個生態將是迭代動態的。


    “我們所提供和打造的數據及方案成品,也將成為全鏈條上下一環節的基本要素,信息化的管理無非就是這樣一個環環緊扣,密不可分的過程。”


    我們最常說的一個核心能力與價值定位是什么?——扎場景。


    比起運維,長揚科技在做的事應該是運營。而如此深扎場景所帶來的,便是從客戶的實際問題里總結得來的定制化解決方案及產品。


    “要到客戶的生產現場去,低下頭、彎下腰去發現每一個可能被疏忽的隱患。”宋杰表示,這樣一來,我們最終呈現出的解決方案就是根據其特定需求專門打造出來的,匹配度和適用性很強,也就最能看到顯著的成效。


    目前,我國已經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領域建立了較完善的技術體系和較深厚產業積累,在5G、智能交通、新能源等方面甚至取得了先發技術和產業優勢,整體的、動態的、開放的、相對的和共同的安全觀也已經成為普遍共識,安全防護體系正從傳統“打補丁”式的被動檢測防護向“增強免疫力”為目標的預測引導防護演進。


    2020年以來,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全球化、長期化給世界政治經濟形勢帶來極大不確定性,對能源領域來說,很多基本情況、基本問題形勢不明。


    “有人問長揚科技最吸引客戶的地方是什么?應該是我們能夠以主人翁的強責任心態,站在客戶視角去審視企業中的漏洞與風險,從而進行自問自答:需要怎么做?”


    非常時期,非常思考。當此百年不遇之大變故,更需勇于打破思維定式與框框研判行業發展。


    長揚科技是建設者,而非旁觀者。


    “落地新基建構建能源企業,我們能在這場‘轉型戰’中做些什么?答:打造智能工業安全大腦,助力企業降本增效。”




    新聞中心

    熱門動態

    下一條: 長揚科技代表團隊獲第二屆中國工業互聯網大賽西部(重慶)賽區三等獎,順利挺進全國半決賽

    ?
    長揚科技官方微信

    010-82194186

    長揚科技官方微信

    Copyright ? 長揚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備18008714號-1

    香蕉视频app 在线下载免费-香蕉视频app无限版观看-香蕉视频.app 污免费下载